新闻详情
用另外的方式呈现舞蹈 专访自由艺术家郭睿
浏览数:225
用另外的方式呈现舞蹈 专访自由艺术家郭睿
AIDF亚洲国际舞蹈联合会官方网站(一舞所有网)    2014-08-07 07:11:09    文字:【】【】【

             郭睿出生于重庆,现为居住在成都的自由艺术家。郭睿的舞蹈学习背景包括中国民间舞(北京舞蹈学院)、现代舞(香港演艺学院)和当代舞(比利时PARTS)。在欧洲,受到比利时开放、多元的舞蹈氛围影响,郭睿拒绝接受过去固定的关于舞蹈的定义和分类,不断挑战和探索舞蹈/动作的边界,不断丰富/颠覆舞蹈的概念。

驻地创作主题 物件的故事
                                         驻地创作主题 物件的故事

 这次,郭睿带领他的舞蹈团队参加阳江渔嬉-屿戏艺术节,在阳江市当代艺术家郑国谷先生的阳江组工作室进行了一次驻地创作。郭睿认为,身体拥有故事,物件也有故事。这次他们的主题,是“探讨物件在某种组织关系上的呈现”。

  见到郭睿的第一眼,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民族服装,眉眼清秀,笑着跟每一位来参加艺术节的观众细细讲解他和他的团队的装置艺术《物件的故事》和他们对舞蹈的理解。可当他全身心投入舞蹈的表演里,他又变回那个沉醉在自己的情绪的,专注地伴随着音乐起舞的舞者,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对“物体的故事”的理解。自然的舞姿,丰富无比的动力,还有带着每一个人的不同的理解,陷入舞蹈的情绪里,张力十足,予人全新的视觉感受,观众仿佛都置身在他们营造的一个舞蹈情景里。这次驻地创作包括了除了舞蹈,短片和装置艺术,还有可以让观众亲身体验的创作。

物件的故事 舞蹈
                                                                  物件的故事 舞蹈

  在这次驻地创作中,郭睿坦言这次花在装置艺术上的创作的灵感和心思,比舞蹈要多。在郭睿的理解是,如果把舞蹈的概念用另外一种形式呈现,这种形式需要满足一些条件,比如它(物件)不是舞者的身体,它可以不在场,只是如何用另外一种方法去展现,用别的东西去体验一些人会有的情绪,痛苦,失恋,抑或愉快的情绪,它们有某种状态在那里。所以他认为,所有物件都是舞者。所谓舞者,不仅仅是指人利用肢体表现出来的动作。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水会被风吹皱,会有波纹,盆栽的叶子,或者窗帘,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有律动。它们都不是静止的东西,而是动态的,一如舞者的身份一样。

  现场有他和他的团队的创作的装置艺术,像《硬币与纸发生关系》《鲮鱼的一百零一种形态》《你动它动》等等装置艺术,都是他们对《物件的故事》这个主题的理解。“像一个力量的交换,”他评论其自己的装置艺术《硬币与纸发生关系》,“物件本身是一种身体,是body。每一种我们日常见到的物件,都是有一个律动在的。在舞者的角度去看,是一个关于动的关系。当硬币与纸在一起以后,力量交换以后,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形态出现,每种形态的出现都是折射出不同人的思维,对我来讲,这种力量象征着很多东西”

  而当问到会不会在创作的过程中与团队产生不同的观点,郭睿马上爽朗地大笑:“事实上分歧是一种很好的东西,我一直觉得我们有很多分歧。这是一个好的现象,每一个人的背景都不一样,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不会抹掉每一个人的过去,反观这种不同的意见,会给每一个创作都带来不一样的火花,也会使得舞蹈的呈现方式多元化。”

  最后一个表演,郭睿和团队们在起居室里,把各种物件天马行空地摆成不规则的造型。把沙发倒着放在桌子上,或者盆栽倒扣在转椅上,在各种茶碗杯盏都被放在各种难以想象的地方,“就是要把熟悉的空间,像起居室,变成不熟悉的样子。而在颠覆的空间中寻找熟悉的律动。”他说。最后,他们关了灯,用手电筒把这些物件的剪影投射在墙上,看到的几幅很难想象的巨大的图画,但是这些画幅巨大的影子,却因为空间中的风影,反倒成了有生命的东西了,令人惊喜,也令人惊叹。“你看,每一个物件,都有很多种可能性。”

《物件的故事》装置艺术
                                                 《物件的故事》装置艺术
  这次的驻地创作,也是他们团队第一次来到阳江,当被问及“对阳江这个城市的印象”的时候,茉莉是最有发言权的人。她在这次驻地创作中拍摄了三条短片,也深入到了阳江的旧城区去采访,体验和感受。这三条短片体现了很多人与城市的关系,充满了与这个古老城市的情怀。“我觉得阳江人满敢说的,”她说,“之前我做纪录片也采访过很多拍摄对象,很多人对一些问题都会有顾虑,比如谈到一些敏感的、涉及政府的问题的时候,阳江人还蛮敢发出自己的声音的。这点很让人赞赏,也很珍贵和难得”

  “新旧并存。它的历史与它的现代性,是有联系的,也是在过渡中的。”茉莉说。她知道南方人比较喜欢打牌,在拍摄过程中碰到很多热情的民众,有一个在街边一边打牌一边喝酒的人热情地跟她说话,赢钱输钱也毫无顾忌,这是她讶异的地方。“要知道我过去拍摄时遇到赌博的民众,都是会马上收好家伙,或者驱赶你,这种事情在阳江没有遇到过,每一个人都很开放,也很热情。有种特别侠义的江湖情结。”她说起有一个好玩的事,在拍摄一个打铁铺的片段,她被这种市井的艺术吸引了,帮店主买了一把菜刀。“听说你们的刀特别有名。”

(文/赖一帆)

浏览 (382)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