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海口|20多支大妈广场舞队争场地、飚音量、“互掐”尬舞
浏览数:18

说起广场舞

那可是大爷大妈的最爱

每天晚饭过后

约上队友

找片空地

开始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但是

在海口白沙门公园

这些舞队却跳出了“火花”

近日,市民杨女士反映,其几日来在海口白沙门公园进行交谊舞教学,却遭到广场上其他舞蹈队的阻挠,双方互相推搡和抢占音箱,争执不下。

两队大妈为抢地盘打嘴仗

互抢音箱还推搡

“公园是大家的,凭什么你们可以跳,我们来了就霸占着不让跳?什么道理!”

“我们长期在这跳,怎么你们一来就抢去?这不行。” 3月19日晚8点,杨大姐带着学员在白沙门公园年轮广场准备占用一个小空地跳交谊舞,在一旁正跳着民族舞的一群大妈围上来坚决不让跳,双方你一句我一句地理论起来,继而爆发争吵。

跳民族舞的林阿姨说,对方不肯罢休,就出现推搡和互抢音箱的情况,争抢的位置是她们长期用的,场地有限不得不“护”,而杨大姐说对方不讲道理,死活不同意,就是吵。

“当时我赶到现场,已经有个老太太累瘫在地上,同伴在给她舒缓情绪。”公园值班经理蔡先生说,他接到举报赶至公园年轮广场调解,但双方吵得很凶,自己根本劝不住。

派出所与公园管理方对两支当事舞蹈队人员进行调解(公园管理方供图)

公园的总经理何女士介绍,由于白沙门公园年轮广场本就不大,已经挤了七八支大妈广场舞队,有的队伍甚至五六十人,而这次争吵的民族舞队也有20多人,杨大姐带队的交谊舞队是七八位大妈,双方为争场地此前已有矛盾苗头。

而抢占地盘的争执也延续到第二天。“我知道她们可能又要起争执,早早地就去旁边的警务室观察。”20日晚值班的陈经理说,果不其然双方因地盘再起争吵。“从晚上8点劝到10点,嗓子喊沙哑了都没用。”陈经理说,后来派出所人员也过来,大家开了个调解会,但效果也不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再后来,公园方面总算另找了一块空地给交谊舞的大妈们,事态才算是平息了。

“场地战”引发飚音量几乎成常态

游客居民皆投诉

“公园里有20多支大妈广场舞队,几乎能用上的场地都被占了,有的队伍还把停车场都抢占了。”白沙门公园总经理何女士很是无奈,每年11月至次年4月是大妈舞蹈队出现抢占地盘互相争吵的高峰期。

“我们几位值班经理轮值夜班,搞得现在有些怕上夜班,随时可能接到投诉,时刻准备调解纷争。”陈经理说,此前还出现过双方打架、破坏音箱的情况,有人被警方拘留了24小时。除了广场舞大妈因为抢占地盘投诉他们管理方不作为外,还有不少游客和附近的居民投诉噪音太大。

两支广场舞队为抢地盘发生争执(公园管理方供图)

“比如年轮广场挤了8支队伍,七八个音箱同时响起来,这个声音大了,那个就调得更大,形成互飚音量的恶性循环。”何经理说,22日晚还有一对唱歌的大爷和大妈对飚音乐,互不相让,怎么劝都听不进去。

尽管公园规定早6:30-晚10:00为跳舞放音乐时间,但噪音大问题亦常被投诉,公园管理人员基本靠分贝仪现场测量分贝,如果超标就要求大妈们调低音量,但工作人员刚走,她们就把音量调大。

“我们调解有困难,城管部门要求调低音量,不久跳舞者还是会调高音量。”何经理说。

广场舞之“争”怎么解?

广场舞给大妈们老年生活增加锻炼和乐趣本是好事,但如此争地盘斗音量,不仅伤了和气也坏了气氛。有没有办法很好处理这两者矛盾?

“公园可以将跳舞和唱歌的分好区域,甚至将交谊舞、民族舞等不同的活动细分场地,这样能够避免争抢。”林阿姨说,她不希望老是为场地争抢,搞得最后没时间去跳舞。

“如果有场地纠纷,应该和谐沟通,不要围上来就是吵个不停,音量的控制还是需要自觉,大家都把音量调低才行。”杨大姐说。

白沙门公园管理方总经理何女士则认为,公园作为公共场所,管理方也没有权限随意划分场地,否则容易遭受其他市民的投诉。“我们没有执法权,大多是在引导,效果也未达预期。”何经理说,比如噪音大,大妈舞蹈队纷纷带着大功率扩音器进入公园跳舞,难免音量大,公园方又不能禁止携带大的扩音器,对一些屡教不改的也无法进行没收,她希望制定更明确的公园管理规定,并将部分执法权限授予公园方。

对此,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黄朝明认为,长期看,场地矛盾问题需要完善公共配套的居民娱乐活动场所,以分散公园压力,但目前则应重点细化管理。“细化公园管理,将不同类别活动进行区域划分,并分时间段开展。”黄朝明说,比如,公园的20多支广场舞队伍,可以向公园提交包括人数、设备、活动内容等材料,再根据实情分配区域,将共用同一块场地的队伍活动时间错开,将有利于缓解矛盾。

来源:南国都市报

记者:王康景

编辑:王焕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