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这部舞蹈里的“末世”感,让人联想起《泰坦尼克号
浏览数:5

如果末世即将来临,你将用怎样的心态面对?你的遗言是什么?你最后的舞蹈是什么?

以色列编导赫法什·谢克特编舞的《无尽的终章》,便描绘了这样一幅末世般的画面:人在身处乱世时的慌乱、惊恐、害怕。
“世间万物终将陨落,但又会重获新生,周而复始如同一曲永无休止的终章。”谢克特这样描述自己的创作理念。
2017年6月在巴黎首演时,《无尽的终章》技惊四座,除了横扫世界各大艺术节,它也在业界口口相传,被誉为谢克特至今最优秀的作品。
3月30日-4月1日,《无尽的终章》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连演三场。这也是该剧在亚洲的首演,中国内地只此一站。
赫法什·谢克特
作为欧洲舞坛中生代编舞家里的“生力军”,谢克特的简历是闪闪发光的。
他曾效力于以色列巴切瓦舞蹈团,与“大神级”编舞家欧哈德·纳哈里共事。2002年定居伦敦后, 谢克特成立了以本人名字命名的舞团,并因此扬名。
他也是伦敦沙德勒斯维尔斯剧院的合作艺术家,还曾受邀为荷兰舞蹈剧场编舞,创作出《In Your Rooms》《Clowns》等经典之作。
在《时代周刊》的评价里,谢克特是一名才华横溢的现代舞编舞,兼具摇滚明星的气质,并且很有电影导演的敏锐度。
事业之初,谢克特是作为鼓手出道的,音乐里的节奏和韵律,影响了他的编舞。对他来说,编舞就像用身体创作具有节奏和韵律的交响乐,它也能带来一种强烈的群体性、部落性,产生一种他在寻找的冲动。
10位舞者互相攻击、拖拽、营救、搏斗,伴随着敲击乐行军式地前进,犹如苍凉大地上闪烁着的一丝幽默的荧光。
《无尽的终章》描绘了这样一幅末世般的画面:人在身处乱世时的慌乱、惊恐、害怕。
台上的舞蹈带有侵略性和攻击性,舞者们都大张着嘴跳舞,就像挪威画家蒙奇那幅著名的油画《尖叫》。这是谢克特即兴的设计,也是整部舞蹈最核心的元素之一。
整部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谢克特在新闻播报中看到的灾难场景:人仿佛无法抵抗灾害,无论天灾或人祸,每个人都缩在后面,只顾着害怕,而不是想办法勇敢面对。
“但这一切不该是世界末日,泰然处之才是人类进化的方式,突破才是解决一切困境的方式。”谢克特说。
不仅编舞,谢克特也作曲。《无尽的终章》不仅是一部现代舞,更是一个音乐剧场。
6位音乐家像游牧民族一般,在舞台上时隐时现。他们就像“末日”混乱里的对抗性角色、一种平静的力量,在生与死的混乱中保持镇定,带来希望。
这个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泰坦尼克号》里的经典一幕:沉船之际,音乐家们本可以像其他人一样逃生,却在人心惶惶之时拿起乐器,用悠扬的音乐舒缓慌乱的逃生氛围。
在谢克特眼中,世界无穷无尽,生命不断循环,一节节终章又带来一段段开始,不断反复循环,这也是本剧的中心。
“我们总觉得船要沉了,事实上它永远也不会沉,这种感觉既恐怖又美好,这里有一些充满了希望的元素,又有一些非常绝望的因素。”他说。
“谢克特的舞蹈以阳刚型风格为主,配合着他自己设计的敲击音乐,带有浓浓的地痞式粗犷味道,正好刻画出当代年轻人的不羁心态。”
中国现代舞蹈家曹诚渊解析,谢克特的舞者都有着扎实的芭蕾舞功底,在舞台上却龙行虎步,展示着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动作设计更是充斥了各式飞腾跳跃、地板翻滚和狂飙冲击,中间突然穿插一些委婉的双人或独舞舞段,显得特别温柔细腻,“可能正是这种刚中带柔的独特风姿,让谢克特的舞蹈深得当代欧洲年轻人的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