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金星:我放弃过很多事情,但从没放弃过舞蹈

浏览数:3

在脱口秀《金星秀》中做毒舌主持、在话剧《狗魅》中演母狗、在舞蹈节目中当评委……多方位的发展并未影响金星的初衷,她始终把自己定位成舞蹈家。12月20日,金星创办的金星舞蹈团将在上海大剧院上演成立20年的特别演出,从1998年获得文化部“文华奖”的首个现代舞作品《红与黑》,到1991年获得美国舞蹈节大奖的《半梦》以及《脚步》《笼中鸟》等多部作品将悉数登场。日前金星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舞蹈才是我的本行。与我做的其他事情相比,我更爱舞蹈,也更爱舞台。”

感谢舞蹈把我带上舞台

北青报:您当初是怎么创办金星舞蹈团的?

金星:1998年我与北京现代舞团结束了合作,在三里屯开了个酒吧。一年后到英国办了场独舞晚会《最后的红蝴蝶》。跳完舞后我就想自己做一个舞蹈团,然后就开始筹办。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想在舞蹈圈混个一把手,我就是特喜欢舞蹈这件事。我也感谢舞蹈把我带上了舞台,我就是舞台上的那个角儿。舞蹈给了我太多的幸福感,现在依然如此。

北青报:当时有没有想到能够坚持20年?

金星:没想也不敢想我20年怎么过来的。最困难的时候是2007年到2009年,我一嘚瑟办了个舞蹈节,把自己价值400多万的别墅搭进去了。那时候,演员的工资偶尔会晚几天发,我东借西借给演员发工资,演员不知道这些事。

北青报:成立金星舞蹈团,您编排了多少作品?

金星:我估计自己编了有40多个作品,请外国专家编的也有很多。我最骄傲的并不是我多成功,而是我从19岁开始就没有被动地活。舞蹈团最艰难的时刻,我挺过来了,而且没低头,一直保持着我对舞蹈的尊敬和骄傲。

一个舞蹈团跟人一样,要有艺术的态度,还要干净、简单。别人给我们团定位很多,现代、后现代,也许以后又变成古典了。其实金星舞蹈团就是一群跳舞的人。

梦想是开一个金星剧院

北青报:您现在还编作品吗?

金星:现在我鼓励年轻人编舞。有时候把我的作品拿下来,把年轻人的作品推上去。现在几个年轻编导编舞时我会提建议,但是我从来不说必须怎么改,因为我是从他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

北青报:那您觉得您的舞蹈是什么风格?

金星:没有想过。我觉得风格是评论家、外界观众给的,我从来没给自己定风格。我崇尚自由,给自己自由,也给外界评判的自由。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放弃舞蹈?您的终极梦想是什么?

金星:我放弃过很多事情,但从没放弃过舞蹈,因为舞蹈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最大的梦想是将来有自己的金星剧院,等我老了,请全世界最好的舞蹈团来跳舞,每天看不同的舞蹈,跟跳得好的演员交流。

北青报:您觉得您的作品观众群在哪里?

金星:我就是给喜欢跳舞的、喜欢看这样跳舞的人一个交流的方式。

不会上赶着评价别人

北青报:看多了好的作品,是不是就会审美疲劳了?

金星:没有,我的眼睛很“刁”,这是老天爷给的。那天看俄罗斯话剧《奥涅金》,那个女演员太好了。我回到我们排练厅就大喊:“我告诉你们,昨天我看了《奥涅金》,赶紧看,女主角太棒了。”我的激情还在,觉得自己还能做剧场。实际上,我是个特别好的导演,我是中国第一台武术晚会的导演,在少林寺跟和尚生活了一个月;1999年成方圆的独唱音乐会是我导演的;中国第一个音乐剧《音乐之声》也是我导演的;全中国的杂技金奖晚会是我导的,张继刚导演的是广东军区,我导演的是沈阳军区。不过,我没做过话剧导演,可能是还没看到好剧本,暂时没有那个想法。

北青报:您会评价别人的舞蹈吗?

金星:有人问我就会说,没人问,我不会上赶着去说别人。很多舞蹈演员永远不会跟我去跳舞,但当他在我眼前跳的时候,我告诉他怎么跳会更好。

北青报:近些年,人们认识你大都是通过电视屏幕或脱口秀舞台吗?

金星:我这人做什么事都认真,要对得起我的付出。就像我演话剧,不想争 “我是最棒的话剧演员”,但是我敢站在舞台上,享受那个演出过程。这些经历又帮助我在电视机前做一个脱口秀演员、主持人,话剧锻炼了我。有人喜欢看我演话剧,有人喜欢看我做节目,有人喜欢看我做评委,都没问题。我知道哪个是我最享受的就可以了。

北青报:在各种艺术形式之间,你会不会互相有所借鉴?

金星:当然都会。我演了两个话剧以后,才敢排《海上探戈》,把戏剧的东西加进去。有了话剧经验后突然发现有那么多好的东西可以让舞蹈功能得到强化,而且我能同时干七八件事,每件事干得都挺好。

希望孩子们自由快乐

北青报:您的孩子都喜欢些什么吗?

金星:他们喜欢日本动画,做自己想做的,只要快乐,什么都行。昨天我还替儿子担心,我觉得他19岁了还那么单纯,想东西时像16岁的孩子。我朋友说简单不挺好?干吗让孩子那么复杂?我也觉得,我这么追求自由的一个人,为什么不把这份自由也给我的孩子们呢?

北青报:您的孩子看您的节目吗?

金星:偶尔也看,我的小儿子伶牙俐齿,我问他怎么那么会说话、那么多话呀,他看我一眼回答道:“我妈是谁呀?”大儿子上大学想家的时候,就上网把《金星秀》调出来,看他妈妈说话。